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教育

御史传说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3 02:03:36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(一)  彬县白家宫村四组的山梁处土包中间,有一墓地,相传是明代英宗朝时御史赵之翰之墓。据村里的老人说“墓碑在文革时期被红卫兵破四旧打烂了,墓葬也不知在那年那月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被盗墓贼洗劫一空。”  传说当年赵之翰,官居御史大夫,为官二十多年,刚正不阿、嫉恶如仇。因对“于谦案”多方奔走,极力开脱,被明皇帝划为于党,惨遭杀害,家人处理后事时,头颅已不见踪影。于党官员心有不忍,感其厚恩,依据御史生前相貌请人打造了一颗金头,这才得以尸首完整。家人千里跋涉,运棺桑梓,择地而葬。  据说,赵御史临终前告诫儿孙:“即日回乡,赵氏后人从此以后不得再为官!”多少年来,白家宫村的赵氏一族在朝中再没出过一位穿紫披红的官,不知是其后人遵从御史遗言还是赵氏后人命中无官。反正几百年来,赵氏一族再连一个七品县令都没出过。  (二)  关于御史大夫赵之翰,多少年来在民间还有一段神奇的传说。  明朝中叶,某年某月某日的一个中午,艳阳高照,酷热难耐。一个着装奇异的人,一路骑驴顺着良社坡山梁上来,走到杜家崖村某一山梁时,看到一座青砖大瓦房时,愣住了,跳下驴背,走到瓦房正门一看:是一座山神庙。此人叹了一口气:“哎!可惜啊!可惜!一处绝好的龙脉风水竞被神庙占据了。”  原来,此异人是青海一名通晓阴阳风水的喇嘛,在全国各地遍访风水宝地,现已辗转寻访到陕西邠州地界,以伺机给先祖未葬的骨骸,找一风水吉穴安葬,福泽后人,以求得后代出将入相、享受荣华、光耀门楣。  喇嘛骑着毛驴走到白家宫,一看惊呆了,此地风水简直是鬼斧神工,一条山脉从北向南运行,成扭腰形,前大后小,有蛟龙出海之势,在山的左方,龙腰部长出一个土包,土包的正东方又有圆山一座,山下有一眼泉水从圆山的右方向流去。喇嘛暗自思绪:如果先人骨骸葬在土包的中间、迎着东方的太阳,后辈必出文贵。这是一块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。  喇嘛左转转右看看,还不放心,又骑着毛驴转围着山势转了一圈,高兴的放声笑了。面朝西北方向跪拜三下,感慨地说:“阿加(藏族人对父亲的称谓),我不负你望,吉穴现已找到。您的骨骸不日终可入土,受此地脉气浸淫,不用多年,您的子孙后代当出御史官三人。”谁能料到,喇嘛的此番言语被不远处大槐树下锄地歇凉的赵礼听见,他躲藏在树下不漏声色,观察喇嘛的一举一动。喇嘛起身临走时,从兜里掏出一枚鸡蛋,埋在土包中央,转身骑着驴走了。  赵礼属于普通的农户,与妻子结婚十年,膝下只有一女,爹已经60多岁,一家子靠种庄稼为生,生活勉强满足温饱。  赵礼回家后,想来想去,觉得此事很是蹊跷,把眼前发现的一切告诉了爹,他爹听了赵礼的一番言论,对儿子说:“喇嘛盗风水,这种事以前民间出现过,现在主要的是要阻止喇嘛此种行为:一要智取,二要秘密......”  赵礼在喇嘛埋下鸡蛋后的第三天天蒙蒙亮时,提着笼,装作拾粪人,一路来到土包中央埋鸡蛋处,刨出鸡蛋,打开一看,鸡蛋已经孵出小鸡。看来此地真是上好的吉穴。赵礼对喇嘛神奇的测试风水方法惊叹不已,把早已预备好的煮熟鸡蛋埋进原处,处理完现场。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继续在山路上拾羊粪。  忽然,听见一阵叮铃铃的响声,喇嘛骑着毛驴匆匆朝吉地走去,来到埋鸡蛋的地方,喇嘛刨出鸡蛋,打开一看:鸡蛋已熟。“不会吧?明明是一块风水宝地,怎么会是一处死穴呢?”喇嘛心想。此刻,喇嘛看见不远处拾粪的赵礼,叫了过来:“你给老哥帮个忙,我手里这二十两银子就属于你了!”赵礼穷了一辈子哪见过这么多银子,边接银子边爽快的答应着。喇嘛信手从驴背上的搭子里取出一截一尺长的竹筒,插在埋鸡蛋的地方。给赵礼说:“你去沟下的泉眼上方不停跺脚,我看竹筒出水不?”赵礼应允着,顺沟朝泉眼方向走去,蹲在泉眼边动也不动。喇嘛候了一个时辰功夫,见竹筒还不出水,心里急了,自己下到沟底,赵礼听到急切的脚步声,就在泉眼上方蹦蹦跳跳。喇嘛看到此情,心生疑惑。让赵礼上去看看竹筒出水不?赵礼不大工夫来到竹筒旁,眼看着竹筒的水像喷泉似得往出喷喷停停,知道喇嘛在下面跺脚不停,等竹筒不再喷水,他知道喇嘛正在从沟底往上赶,急中生智,朝竹筒内尿了一泡尿,站在路旁等喇嘛。一会儿,赵礼老远看见喇嘛气喘吁吁的从沟坡爬上来,就急切地说:“掌柜的,喷水了,竹筒喷水了!”喇嘛走近看了看,怎耐一股骚臭味扑鼻。气急败坏地说:“罢了!罢了!天不佑我,死地啊!死地!”说毕,骑着毛驴头也不回地走了……  (三)  就在喇嘛走后的一个月,赵礼他爹病入膏肓,临终前把儿子叫到身边,让儿子在他死后把他葬入土包中央,这块风水宝地是意外获得的,先葬者先占据风水,死者荫泽后人。爹死后,赵礼哭哭啼啼。一哭自己无钱葬父;二哭自家没有一块勉强葬人的穴地。,在赵礼操作下,请来的阴阳先生把墓地看到喇嘛的所选的吉地上,土包地是邻居张虎家的,双方经过一方商谈,终以一斗麦子的价格成交。主要原由还是张家嫌此地易干旱,年年种,不见收,所以放弃。也深知赵家贫穷寒碜,能找个地方埋先人,已经不错了。如果他家摊上给父母辈找坟茔,打死他也不会找那块土包地,面向东的大坪碱地有的是,总比这没屹没崂的地方不知要强多少倍。  一年后,赵家媳妇产下儿子赵之翰。一日,喇嘛心有不甘地再度来到白家宫村自选的吉地一看,惊叹不已,没想到世间还有比他道行深的人,吉地已被别人所占,风水已经运动,御史已经归荫,一切晚也!一打听原来是赵礼父亲的坟,借故跑到赵礼家喝水,看见炕头熟睡的婴儿,已知个御史已经出世,好再还有两个御史还没出世,喇嘛一时计上心来。  就在小之翰一岁时,一日午后,村里来了两个要饭的妇女,一个三十多岁,一个二十出头,衣着褴褛,不过相容端庄,操着外地口音,来到赵礼家讨饭,赵礼夫妻好心伺候,粗茶淡饭管了个饱。饭毕,两个妇女跪在地上,乞求赵礼夫妻收留。从交谈中得知,这对妇女是商州人,姑嫂关系,河水暴涨,冲毁家园。村里人说:“在邠州见过我们失散的掌柜,我们一路要饭到邠州,至今还没见人,待到找见我们当家的,我们就会走。”赵礼夫妻犯了难,要收留她们,住的地方还好说,吃就成问题了,家里10来亩地,都属于坡沟咀稍,广种薄收,一家人吃饭都成问题,再添两个嘴,谈何容易!两个妇女好像猜透了夫妻两个的心意:“我们两个不会白吃白住,我们有力气,不会让哥嫂破费的,我们逃出来时带了些散碎银两,够我们生活,我们什么家务也会干。”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赵伦夫妻应允了。  姑嫂两人暂时在赵伦家安顿下来,每天两人忙忙碌碌,不是小姑子做饭,就是嫂子织布,不是嫂子扫院就是小姑子喂牛,姑嫂两人还时不时在赶集日给孩子买个这买个那,给家里贴补不少,赵礼夫妻很是喜欢。  姑嫂两人经过一番收拾也颇有姿色,再加之二人嘴甜腿勤,人活到,很快获得赵礼夫妻的好感,日久生情,赵礼对二人另眼看待,有事没事就爱往两人所住的窑洞里钻,与其黏糊,一来二去,和二人勾搭成奸,一有空挡就颠鸾倒凤,携云握雨,不是在庄稼地里,就是在深沟野洼,滋意淫乐,三人就把媳妇一人哄骗。  三个月后,姑嫂两人发现自己已有身孕。义门里赶集日,二人结伴前往,一去音信全无。据村里赶集回来的人说:“两妇人一人骑一毛驴和一位40开外的中年男子走了。”赵礼马上检查二人包裹,换洗衣服都在,包袱里还有几十两银子,心想她们可能找她们各自的男人去了,说不定还会回来?可是等到秋天树叶都落了,也没见人影。  喇嘛派媳妇和妹妹盗御史的计谋终获成功,赵礼到死也不可能明白姑嫂落难投奔的真正目的,也许这将成为永远的谜团。  (四)  赵之翰很小就表现不俗。3岁时,还是懵懂孩童,赵礼就教他认识简单的汉字,一个汉字给他教一遍,过两天再问必能准确应对。赵礼满心欢喜,看来这孩子真是块读书的料,爹总算埋对了地方,心里很是欣慰。祖宗十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爹给张刘员外家扛了二十年长工,干活勤恳、兢业。刘员外念其多年来的辛苦,以当时每亩地一半的价钱卖给了赵礼10亩山地。母亲也是勤俭持家。父母辛苦了一辈子到死才挣得现在的这份家业,赵礼和妻子每天为赵之翰能有出息,早出晚归忙碌在田间地头。村里只有一个私塾,在村城隍庙里;一位教书先生,别号:长山公。是位落地秀才,不过学识渊博。每个学童每年的学费:缴先生五斗小麦。  孩子长到8岁,赵礼就急着把孩子送进私塾接受教育,长山公每天授课早晨下午两次,小之瀚喜爱学习,用功刻苦,成绩在15个学童里名列前茅,深得长山公喜爱。整个学习先从识“方块字”(书写在一寸多见方纸上的楷书字)开始,识至千字左右后,先生教读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。教法大多为先教学生熟读背诵,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由长山公逐句讲解。除读书背诵外,有习字课,从先生扶手润字开始,再描红,再写映本,进而临帖。学童粗解字义后,则教以作对,为做诗做准备。“四书”读完后,即读“五经”,兼读古文,如《东莱博议》、《古文观止》等,并开始学习作文,为科举考试作准备。  在6年的学习过程中,小之瀚孜孜以求,不耻下问,学业突进。作诗,习文已见才气。  (五)  赵之翰年幼时,贪玩调皮,在庙里的城隍背上用笔写下:城隍,城隍,每日云南一趟,如若不去,鞭打四十。  夜里先生梦见一尊神向他求救,口言:“我是庙内城隍。长山公请您问问你学生赵御史,每日让我去次云南,腿都跑肿了,不知为何事?”  “不知尊神说的是我那个学生?在我这里读书的有好几位赵姓学童。”先生不解地问。  “就是您的得意门生赵之翰,您问问就明白了!”  “他是个小娃娃,怎么会是御史呢?”  “长山公,您以后自会明白!”  ……  秋风突然吹开了窗户,先生突然被从梦中惊醒,一身冷汗,心中很是诧异,久久不能入眠。  第二日,先生从赵之瀚口中得知确有其事,不过没有说穿城隍托梦求救一事。责骂之瀚亵渎神灵,责罚之瀚立即擦去神像上面的字迹,否则戒尺伺候。  赵之翰提了一支笔,不紧不慢地来到城隍背后改动了几个字:城隍,城隍,每日不必再去云南,如若不从,鞭打四十。  当前夜里,城隍托梦先生。前来感谢:“谢恩公成全,小神再也不用每日去云南了!”  城隍行完礼,一阵清风过后,一切恢复了平静。  从此以后,先生特别注意赵之翰的一点一滴,一言一行。  一日,下午先生授课毕,别的孩子早已回家,之翰还在用功,先生不忍打扰,就陪他多看了会书,夜已经深了,乌云遮挡的不见星辰,天色很黑,先生要之瀚提上自己的马灯回家,被他委婉拒绝。先生送之瀚到学堂门口,目送他回家,老远看见爱徒被两个火红的宫灯左右相随,长山公大惊:“此儿有神灵护体,绝非平类,前途将不可限量。”  夜夜相送,晚晚如次。  忽一日夜里,先生又送赵之翰,遽然发现左右两个宫灯光线暗淡,忽有忽无。长山公大为惊诧。  叫住之瀚盘问:“你这两天干过什么失德的事情?”  “没有啊!”  “你再想想……”  “前天北沟村的王九要休媳妇,知道我是你的学生,让我替他写了一纸休书。”  “这就对了!这失德的事啊!人常说:‘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门亲。’明天天一亮,你马上找到王九的媳妇把那封休书要回来!”  之瀚听从了老师话。第二天,找到王九的媳妇时,她伤心欲绝,正在一棵柳树下挂绳准备上吊。之瀚哄骗王九媳妇:“我给你写的那纸休书有问题,你给我看看,再上吊。”王九媳妇从怀里顺便掏出塞到赵之翰手里,骂道:“我们以前每次吵架,不过三天就重归于好。就是你的一张休书,王九不要我了。”赵之翰看了看自己写的休书,揉成纸团吞进口里咽了下去。笑着说:“姨,王九心里有你,他后悔了,让我来接你回去。”就这样连哄再拉,赵之翰把王九的媳妇送回了家,他们两个尽弃前嫌,重归于好。没几个晚上,护送赵之翰的宫灯慢慢的又光亮如前。  赵之翰打扫庙内卫生和别人不一样,别人扫地扫到各位神像旁,围着神像周围扫,轮到他第二天打扫卫生时,他先一天下午放学回家时就给各位神像说:“明天我扫地,你们明一早就站在院子里去!”第二天,学友们和先生来到学堂时,院子里的神像依次站好,次序井然。老师很是惊讶!心里想:谁有如此神力能把上千斤重的神像从殿内搬出来?  先生问道:“这是谁干的?”  “先生,是赵之翰把神像支出来的!”学生们异口同声地说。  “赵之翰,那你给我再把神像指使回去!”先生曰。  赵之翰对着众神像说:“待会儿,等我们放学后你们再回神殿去!”  放学后,先生还没反应过来,众位神像已经回到神殿,各司其位。先生心生震惊,波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。  (六)  赵之翰,16岁考取秀才,19岁获取廪生,28岁登进士甲科,人为翰林庶吉士。32岁任河南道监察御史,翌年蒙旨差两浙巡监御史。36岁复补河南监察御史,蒙旨差北直印马屯田御史。40岁官拜朝中御史大夫,勤于王事,不畏权贵,敢于直谏,受“于谦案”的牵连,惨遭杀害,成为夺门之变的政治牺牲品,终年45岁。是英宗、景帝朝不可多得的诤臣。  赵御史,为官20多年。清正廉洁,官声。虽被各种政治势力所不容,但他的品格,他的美名,他的故事,多少年来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。 共 515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前列腺钙化
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好
云南小儿癫痫病医院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网站地图